<progress id="bhfph"><menuitem id="bhfph"><dl id="bhfph"></dl></menuitem></progress>
<ins id="bhfph"></ins>
<ins id="bhfph"><noframes id="bhfph"><cite id="bhfph"></cite>
<var id="bhfph"><span id="bhfph"></span></var>
<i id="bhfph"></i>
<ins id="bhfph"><noframes id="bhfph"><cite id="bhfph"></cite><cite id="bhfph"></cite>
<cite id="bhfph"><noframes id="bhfph">
<ins id="bhfph"></ins><cite id="bhfph"><noframes id="bhfph">

男友的哥哥毀了我的初夜

2018-06-08 10:20:59來源:互聯網

核心提示:那是個風雨交加的夜晚,我在睡夢中驚醒,一切已經晚了,借著閃電發出的光亮,我看到的是他哥哥因欲火中燒而扭曲的面目,我的初夜就這樣葬送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小屋。

那是個風雨交加的夜晚,我在睡夢中驚醒,一切已經晚了,借著閃電發出的光亮,我看到的是他哥哥因欲火中燒而扭曲的面目,我的初夜就這樣葬送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小屋。

阿惠在跟我通完電話一會兒之后就到編輯部來了,塬來她就住在報社附近的“城中村”。她告訴我房子是3年前自己買下來的,盡管不大,但終究是自己的,不用再四處租房子了。說完,她露出知足的笑容。

外形健碩的阿惠給人能干、堅強的印象,從她的談吐中我進一步印證了這種感覺,整個敘述的過程,她最常現的表情是微笑,即便是說到傷心處,她也強忍著沒有讓眼淚掉下來。

我沒有念多少書,初中畢業就出來打工了。

走過了很多坎坷之后,我經常會回頭想,假如當初自己讀多一點書,可能就不會這么慘了。不是嗎?

我的一些同學上了大學,畢業后都在大城市里找到了不錯的工作,有的則嫁了一個好老公,生活得無憂無慮。

相比之下,跟她們同齡的我過的卻好像是截然不同的一種生活,想起來,這應該就是命吧。

我出身在潮汕一個很偏僻的山村,到潮州一家毛織廠打工的時候才18歲,同事中有一位小伙子跟我同齡,是本地人,對我很好,我也很喜歡他的,我們倆很快就確定了戀愛的關系,他經常帶我去他家玩,留我在家里吃飯。

不過,我能感覺出來,他父母并不是很喜歡我,而且他們家的那種氣氛給我的感覺是很壓抑,他們家是農民,經濟并不寬裕,父母一輩子都呆在農村,沒見過什么世面,封建、自私、小氣,我跟他們很難溝通,只是“愛屋及烏”的緣故吧,我才會一次次地接受他的邀請上他們家去。

也許同樣是忍受不了家中這種令人窒息的郁悶氣氛吧,那一年冬季征兵時,我男朋友報名應征,這是他離開這個家庭的唯一出路。

他如愿以償應征入伍,服役的地方在省外,我們從此天各一方。他走了之后,我們開始通過魚雁往來互訴衷情,但是不知道為什么,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就是他以后可能不會再回來了,我們之間的關系也就變得岌岌可危了。

轉載請保留本文連接:http://www.99nanren.cn/lakj/10052.html

今天晚上开什么特马生肖